Collateral Love

欢迎来到Collateral Love 网站地图 sitemap
Collateral Love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herbtohealth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Collateral Love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2021/03/29 来源:Collateral Love
    高层的动摇,似乎传递到了逐梦互娱的中、底层员工。

    这几天,公司里谣言漫天飞,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一些机灵的员工已经在考虑B计划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能明确说出,公司到底遭遇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高层脸上那凝重的神色,可不是作假。

    项目遇到了问题?资金断链?遭到恶意收购?有艺人大规模跳槽?

    底层员工纷纷猜测。

    结果没等传来坏消息,反而是好消息先传出来。

    天后苏曼芫与银星娱乐和平分手,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而同日和次日,有好几位知名度较高的艺人宣布加入她的旗下,成为她工作室的签约艺人,并且其中有几位也享有一定的股份。

    又一天之后,苏曼芫工作室官微和逐梦互娱的官微同时发布消息,苏曼芫工作室与逐梦互娱交换股份。

    目前逐梦互娱的估值是差不多30亿,尽管账面上没什么钱了,还负债不少,但估值就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这一次,逐梦互娱用3%的股份,也就是相当于9000万的股份,交换了苏曼芫工作室67%的股份。

    以苏曼芫和她旗下签约艺人的市场价值,这笔买卖还真不好说谁亏谁赚。

    或许应该说是一种双赢吧!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!

    国内能被公认为天后(及,既有金曲奖最佳女歌手称号,又有过硬的专辑销售成绩,两张500万张以上的专辑),同时年龄还在20-40之间的当打之年天后,仅仅只有4人!

    而现在,半数已经被逐梦互娱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然而为什么,为什么高层的脸上仍然不见笑容?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在员工们的心思浮动中,一个接近30岁的年轻女人,戴着墨镜,从一辆大奔上从容地走下。

    她迈着并不优雅、只显得干练、精力充沛的步伐,在几名随行人员的拥簇下,表情低调,动作高调地迈入逐梦互娱管理层所在办公单元。

    CEO古译南办公室旁边的小会议室里,高层济济一堂。包括段晓晨也坐在角落里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段天后今天打扮得非常朴素,看上去未施粉黛,其实是精心化了淡妆。

    头发盘了起来,穿着职场女性的小西装、短裙搭配,只有那两条被丝袜包裹的长腿特别显眼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知道她名花有主,没谁会不知趣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走入办公室后,古译南带头起身迎接:“欢迎孙女士。”

    只有段晓晨坐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她觉得,如果她向颜颖臻派来的人起身问候,就是一种认输的表现。

    孙雅玲摘下墨镜,不算特别美丽、但干净白皙的面孔上挂着冷静的微笑,和几位高层都见过、寒暄几句后,才走到段晓晨面前。

    “段总监!”她用职务称呼道。

    段晓晨睁开眼,显得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孙助理。”她同样用职位来称呼。

    但她故意忽略了,孙雅玲现在早已不是颜颖臻的助理,而是柔止投资的副总经理。

    不过孙雅玲只是笑了笑,没有和她开撕。

    犯不着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坐吧!”她反客为主地招呼。

    于是逐梦互娱的高层纷纷坐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来的目的,想来大家都猜到了一些。”孙雅玲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段晓晨嘟哝道:“你不说,我们怎么知道你来干嘛?说不定你是想来蹭饭吃呢。”

    孙雅玲笑了笑,“是么,或许大家有一些猜测,但是并不准确。那么我就直说吧,柔止投资已经掌握了逐梦互娱52%的股份,取得了绝对控股权。这一点,我们已经书面通知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高层们面带忧色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我必须要宣布一个重大决定,柔止投资决定在逐梦互娱设立董事局,按照惯例选举出董事长、执行董事、董事局成员、董事局秘书。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在段晓晨和古译南之间来回。

    因为设立董事局,对他们的影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段晓晨是曾经的最大股东,估计她也没料到,杜采歌会将手头的股份卖给柔止投资。

    和她熟悉的人都知道,这几天她都没和杜采歌联系,心里有一种遭到背叛的感觉,满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而从现在开始,逐梦互娱就不再是段晓晨的公司了,因为她不再是最大股东。

    而对古译南来说,以前他是公司行政事务的决策者,三名执行董事都不会过于干涉他的日常工作,他就是公司里最靓的仔……啊不对最高的决策者。

    过去的局面,相当于他嫁入了一个豪门,成为长房长媳,上面还没有婆婆管束,只有一群地位不如她的妯娌。

    而这豪门里其余的闺阁小姐,也和他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让他做事少有掣肘。

    其实因为权力过大,他的工作已经早已不局限于行政事务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董事局成立以后,他头上就多了个婆婆,再也不可能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他的职权范围,会缩小许多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最大股东的要求,那么我们管理层自然会接受。一切按程序来吧!”古译南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虽然董事局还没有成立,董事长也还没有选出来,”孙雅玲微笑道,“不过我觉得,未来董事局将在公司事务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,会领导公司的航行方向。”

    众高层都点头。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。

    孙雅玲的目光终于落在段晓晨身上,语气淡淡的:“我听说原本公司对段总监的发展是有一些安排的,比如在3月的时候,段天后应该在樱岛,继续发行歌曲,巩固亚洲第一天后的地位。然后,在现在这个时候,加入《诛仙》剧组。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段晓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似乎不屑于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太好,”孙雅玲摇着头,语气很平淡,似乎没有任何情绪,纯粹公事公办,“段天后如果毫无理由地这么做,影响了公司的发展计划,这样对整个公司的利益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公司,你管得着么?”段晓晨脱口而出。说完之后,她的表情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,这还是她的公司,但公司已经不是“她的”了。

    孙雅玲只是轻轻一笑,没有乘胜追击,也没说什么挖苦的话,尽显胜者的风度。

    她稍等了等,等到段晓晨面色缓和,才继续说:“段总监,董事局成立后,可能会对你的日程安排进行一些调整,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,为了公司的利益,牺牲一些个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段晓晨哼了一声,没有继续说话,这时候说什么都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而且孙雅玲口口声声说什么董事局成立后,可能会怎么怎么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大家都知道,等逐梦互娱的董事局成立,董事长肯定是她孙雅玲,而孙雅玲又是颜颖臻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段晓晨不想和颜颖臻的代言人过招,太丢份了。

    在她的理解中,她就是杜家的正牌少奶奶,颜颖臻是已经被少爷休了的前妻。而孙雅玲则是前妻的贴身丫鬟。

    现在呢,前妻不甘心,想要和少爷死灰复燃,却派了孙雅玲这个贴身丫鬟来打前哨,来羞辱她。

    她段晓晨作为现任的正牌少奶奶,就算不高兴,也不会去和孙雅玲吵架。

    要过招,要撕,也要找到颜颖臻,面对面开撕。

    魔都这边,逐梦互娱公司内风云变幻,城头变幻大王旗。

    横店影视基地,舒宜欢剧组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探班者。

    是真的重量级,走动起来像小山似的,一见面就差点把杜采歌给捶趴下。

    “老杜啊,我来探你的班了啊!”董文宾用“鬼佬腔”说。

    他现在挺爱玩这种游戏,明明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,却偏偏要用鬼佬腔说话,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。

      <code id='c8761'></code><style id='64ee5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f20ac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52b67'><center id='fd29d'><tfoot id='243e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b4935'><dir id='c048d'><tfoot id='948df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1d0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51486'><strike id='f2cc8'><sup id='f6b5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d26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d0881'><label id='89427'><select id='7023c'><dt id='2882e'><span id='17bc8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56d9b'></u>
          <i id='83514'><strike id='93940'><tt id='56a55'><pre id='637a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363af'></code><style id='1de0d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fb8ef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7e0d7'><center id='2fc28'><tfoot id='36fa9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9205f'><dir id='85ca8'><tfoot id='e2e69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6a7c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cfc00'><strike id='685ee'><sup id='0c71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e64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d4965'><label id='10e6b'><select id='1679c'><dt id='a3cee'><span id='e0c9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6442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ef8a2'><strike id='08a23'><tt id='498c2'><pre id='d380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a2b70'></code><style id='a4881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19f4f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cc5e3'><center id='0da56'><tfoot id='bd910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13f6'><dir id='52fd9'><tfoot id='7404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ac59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6561c'><strike id='6b159'><sup id='3b9e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8aea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ee193'><label id='1d869'><select id='d62b2'><dt id='85d02'><span id='cb8c3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48cf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0d7b9'><strike id='5eb45'><tt id='5d400'><pre id='547c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