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lateral Love

欢迎来到Collateral Love 网站地图 sitemap
Collateral Love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herbtohealth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Collateral Love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2021/03/29 来源:Collateral Love
    周牧收到一条信息,脸色变幻莫测,反应古怪。

    这让其他人,多了几分好奇心。只不过有资格向他探问的,也就那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许青柠在旁边,也看到了信息上的标注,“卜今先生的短信……他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卜今,文学家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传记片编剧。

    这信息,在大家的脑海中,稍微转了一下,就更加关注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周牧是传记片主角,就等着收到通知,进组拍戏呢。问题是,等了一段时间,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圈子之中,已经有一些风声流传,让大家难辩真假。

    现在是有了音讯吗?

    连余念也忍不住,拉开了眼罩,看了过来,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在几个人的关注下,周牧晃了晃手机,表情复杂,“卜先生说,张煌导演昨晚心脏病突发,紧急送到了医院,凌晨做完了手术,现在才苏醒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其他人懵了,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心脏病?

    手术?

    余念呆了半晌,才失声道:“从来没听说这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杨红同样摇头,她在业界也算是结交了不少人脉,哪怕是张煌这样的大导演……身边,也有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真的不知道,张煌居然有心脏病。

    这是先天的,还是后天的?

    最关键是……

    杨红反应过来,“心脏病做了手术,还有精力拍电影吗?”

    废话啊。

    大家斜视,给她一个眼神,让她自己领会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杨红讪笑,“动了手术,肯定要休养一年半载的,才恢复健康。所以传记片……要搁置么?”

    她皱起了眉头,不知道这事,到底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搁置。”

    余念摇头,有几分唏嘘之色,“你们也不想想,张煌导演已经是多少岁的人了,就算心脏手术很成功,也肯定消耗了大量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他以后……要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余念轻叹。

    或许,他要见证,一个大导演的落幕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其他大导演,基本是由于年老了,思维跟不上时代,拍摄的作品得不到大众认可,票房遭惨失败,没人愿意投资了,才不得不退休。

    现在张煌,属于病退,无损他大导演的荣誉、尊严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种幸运么?

    余念不确定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在几十年之后,他躺在床上,脑海之中有无数创意,想拍摄成电影,却受到了种种限制,难以实施计划。

    那种憋屈、苦闷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青柠蹙眉,“卜先生让你去探望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牧点头,“所以我要请假,这两天参加不了路演,只能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余念无所谓,“电影票房,已经进入轨道,有你没你,一个样。你去探望的时候,记得帮我买几束康乃馨,表达我对前辈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会儿,大巴在附近停下,周牧带了两个助理,另外乘坐出租车前往机场,然后直接飞往湖城。

    大概在黄昏时刻,他抵达湖城最好的医院。

    也要经过一些周折,周牧才在一个空气清新,干净整洁,又有几分淡雅香气的房间中,看到了卧床不起的张煌。

    尽管周牧有了一点心理准备,但是才隔了十天而已,张煌现在的模样与他之前,可谓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以前的张煌,面相看似平和,待人也十分客气,但是言行举止中,总会流露出一些大导演的威严气势。可是现在,他衰老得厉害,浑身上下透着暮气。特别是脸颊,变得很消瘦,气色惨白无血。

    乍看之下,周牧几乎不敢认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,发现张煌似乎没醒,就悄悄地把慰问的鲜花、水果放下,然后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周牧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煌睁开了眼皮,眼珠子浑浊,失去了往日的神采,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张导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周牧小心翼翼凑了过去,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干不了什么,甚至不敢去搀扶。因为张煌病服下,缠了一圈圈绷带,隐约惨着血迹。

    手腕上,还输着药液。指头夹着东西,与一台仪器连线。

    在仪器屏幕上,类似心脏的波动,在起伏游动。

    这场景,让周牧害怕。

    如果说错了什么,或者干了什么事,让张煌受到了刺激,心脏不跳了,他岂不是杀人凶手?

    他有点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怕。”

    张煌的眼中,暗淡无光没有神采,“我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周牧只能这样祝福。

    张煌微眯眼睛,自说自话,“你以前不怕我,怎么现在反而怕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牧愣了愣,这要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幸好张煌,自问自答,“之前,在你的眼中,我看不到你对我的敬畏心,这让我觉得不舒服……作为一个导演,如果演员对你没有丝毫敬畏感,你是驾驭不了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牧不说话了,他隐约明白,张煌需要的是倾诉,他站在旁边静静聆听就好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才知道,如果你不是单纯的演员,还是个导演……”

    张煌慢声道:“一切就解释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周牧没问,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,张煌就下定了决心,另外找人代替自己成为主角。

    或者说,早在此之前,张煌就已经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没意义的事情,不需要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剧组中,只能有一个导演,一个声音……不过我愿意给你机会,让你参与项目,当副导演。”

    张煌继续道:“其实这是补偿。”

    周牧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有私心……”

    张煌浑浊的眼睛,多了一抹亮光,“早在一年多以前,我检查身体就发现了症状,医生检测诊断告诉我,就算配合手术治疗,以后也很难从事繁重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张煌目光在挣扎闪烁,“作为一个导演,没有累死在工作台上,这是一种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甘心的是,我还没拍出一部比银河巨舰还要伟大的作品,在影史中的地位,肯定不如洛天幕。”

    张煌累了,微微闭上了眼睛,“所以我说服了许多人,不断妥协、退让,让他们支持我拍摄传记片。我有信心,等作品完成了,绝对可以收获大众的赞誉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在一百年之后,后世的人看到我这部电影,也认为它是经典著作,电影史上不朽的丰碑。”

    张煌情绪多了几分激动,“这个荣誉,这样的功劳,我不想与其他人分享。所以电影的主要演员,我打算全部采用新人。”

    “新人表现再好,除了本身天赋以外,自然是导演指点、调、教的结果。你的名气却越来越盛,让我犹豫……”

    张煌声音飘渺,“我考虑了好久,才有了决定。没有想到,心脏病突发,来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时也,命也!”

    他想悲怆疾呼,声音却软绵绵的,没有丝毫的气概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冷不防,张煌伸出干瘦的手掌,挣扎颤抖抓住周牧的手腕,他恳求甚至哀求,“给我一年……不,哪怕半年时间,等我养好病,身体康复了一些,我可以克服一切困难,重新启动这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周牧你不仅是主角,还是我倚重的副导演。我只负责把握剧情的走向,真正掌镜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周牧,半年……答应我,等我半年。”

    张煌呢喃呓语,说话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旁边仪器屏幕上,也出现了不规律的波纹。

    “张导,你别激动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周牧吓了一跳,急忙按了响铃。

    几秒钟,几个护士推门走了进来。一番检查,结论是张煌太累了,导致情绪不稳定,需要足够的休眠。

    尽管张煌的眼神焦虑,似乎还要话跟自己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周牧不敢再多逗留了,跟他讲了几句场面话,就识趣退了出去,免得护士小姐姐生气赶人。

    离开了病房,来到了的外面的走廊。

    卜今坐在旁边,似乎等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周牧连忙迎上去,“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,出去说话。”卜今招了招手,带着周牧离开了医院,来到了附近一个茶馆。

    包厢布置淡雅,又安静隔音。

    香茶、干果,滋味不错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坐一会儿,有点相顾无言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命运无常啊。”

    好半响,卜今才摇头道:“周牧,在这里我要跟你道歉,早在一个月以前,我就知道了,张煌有更换主角的心思。只不过他以病哀求,让我不要阻挠、干涉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的交情,加上这难缠的病,让我没办法责骂他。”

    卜今有点嘘唏,然后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,为什么他不敢跟其他人讲,自己有心脏病?”

    周牧目光闪动,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不过还是配合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资本最无情。”

    卜今喝了口茶,目光透过了窗口,仿佛看到了天际,“项目开启,投资到位,一切就绪……这时候,导演出了事,如果你是投资人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牧沉默了片刻,才吐出两个字,“换帅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卜今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你觉得,会换成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莫怀宣。”

    周牧目光淡然,没有丝毫怪异。

      <code id='04fba'></code><style id='deeae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fc3ce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74e4'><center id='26192'><tfoot id='254f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9ec2'><dir id='9359f'><tfoot id='a2f05'></tfoot><noframes id='07d58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4b733'><strike id='ebe5d'><sup id='e22d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350e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29081'><label id='bc9b2'><select id='95c08'><dt id='e33a9'><span id='a498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acb9'></u>
          <i id='875d5'><strike id='ca9f1'><tt id='4edfd'><pre id='094a4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75e8c'></code><style id='5109a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320d8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b518b'><center id='8823a'><tfoot id='39a8c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34601'><dir id='05bea'><tfoot id='67af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a8fe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3d135'><strike id='87b1a'><sup id='29bb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ea82a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3925e'><label id='46462'><select id='e2c2a'><dt id='9d069'><span id='7074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702b5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940e'><strike id='518d0'><tt id='6c1f3'><pre id='3b0c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e8a3'></code><style id='fe5ab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80cc0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9fe66'><center id='fd86c'><tfoot id='81d05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750e'><dir id='296e0'><tfoot id='c686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0489c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11a0'><strike id='5ecb3'><sup id='5d3f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97aa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b76b4'><label id='dc7d5'><select id='8435a'><dt id='9c42e'><span id='1b7eb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ade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ca6f0'><strike id='979ea'><tt id='923d9'><pre id='54464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