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lateral Love

欢迎来到Collateral Love 网站地图 sitemap
Collateral Love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herbtohealth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Collateral Love韩国冠军入籍中国
2021/03/29 来源:Collateral Love
    “你受伤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,周安安有些疑惑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人受伤,和他有毛子关系。

    上次他被对方叫人打伤的事,都还没找人跟对方算账呢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自认为已经很无耻,但是听到对方的话之后,何墨发现自己简直算得上善良。

    听听这还是人话吗,都让他躺了一年多,还说和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若是现在有一把刀,何墨肯定会冲上去把刀递给对方,让对方砍自己几刀得了。

    对方这么说,明显是还未消气啊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被慢刀子地磨,他宁愿来个痛快的。

    “周少。”

    刚巧在前台巡视的胡聪发觉了门口那边的问题,走过来见到大哥大,立马笑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胡总,胡总,是我啊。您可怜可怜我,帮我跟这位大先生说个情。您也是知道的,我已经悔改了,改得不能再改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主持自己骨折事宜的老大,何墨仿佛看到救星一般,连忙哀求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之前托了好多关系,才知道要弄自己的是这位丽州颇有能量的‘老大’,上门哀求的时候,这位老大只是说了句‘想清楚自己得罪了谁’。

    如今,正主找到,是到狠狠哀求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?”

    见对方认识胡聪,周安安隐约想起了点什么,就是思路不太清晰。

    “周少,是这样的”

    满打满算也已经有一年了,胡聪把这一年四季叫人做的事情简单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事情确实很简单,无非是这个何墨右手好的时候打左手,左手好的时候打右腿,右腿好的时候打左腿,左腿好的时候打右手。

    他们绝对是在保证对方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做的,就是对方报警,都找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每一回‘意外’发生之后,负责此事的小弟都会主动前去报案,赔偿医疗费。

    充其量,就是民事赔偿,连警察都不会给这点事立案。

    而这个何墨呢,也很会做人,除了第一回右手受伤的时候嚷嚷了几天,很快就消停了。

    之后几次,也都是配合着警察做笔录,顺带同意私下调解方案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对方很配合,让他为大哥大出气的任务进行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当初随口一说,竟然真的让对方躺足了一年,周安安心中的怒气稍微少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既然都这样的,对方还挺可怜,虽说咎由自取,周安安也不能把人给逼疯了,便点头说道:“观察一下,不要打断他下一只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让人跟踪一下。有问题,就让他腿伤住院。”

    了解地点点头,胡聪让大哥大先进去,自己处理这个小问题。

    “胡总,怎么说?”

    看那位大爷进了门,何墨略带可怜鼻腔地问了问胡老大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暂时过去了,不过让我知道你不安分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轻声说了一句,胡聪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看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懂我懂,我以后肯定夹着尾巴做人。”

    经历过这么一会,何墨打心底要做个好人,和对方这种混社会的完全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大不了,听老妈的话,去单位当个临时工,取个在单位上班的老婆,安安稳稳当个富二代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微笑着拍拍对方的肩膀,感觉到对方不自然的一抖,胡聪觉得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刚换好拖鞋,周安安见胡聪回来,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处理好了。周少,要不要给你安排个好的技师?”

    不同于在其他人面前,胡聪在这位大哥大面前,一如从前那个小弟。

    恭顺,和善,且低调。

    “嗯,肩膀和脚可以按一下。”

    当然清楚对方口中是真按摩,周安安点头同意了对方的安排。

    有时候,确实需要放松放松心情,以免整天为挣钱而奔波。

    钱,是挣不完的。

    没有泡澡,没有汗蒸,周安安洗了个简单的澡,吃了个自助餐,就上楼睡了半个觉。

    一转眼,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那个长相身材不错、手艺也不错的女技师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喝了杯大麦茶,缓了缓神,周安安到一楼洗浴区换回自己的衣服,便开车到千禧影院等候两个学妹下班。

    “学长。”

    九点三十五分,结伴从电影院出来的舒娜两人看到门口的白色豪车,熟门熟路地坐到后座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砂锅粥还是烧烤?”

    看了眼寻常牛仔裤短袖的娄私教和短袖T恤加短裙的舒妹子,递过去两杯青岚奶茶的周安安给了她们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问学妹吃饭,就得直接点,不要问喜欢什么,大部分得到的答案基本上是随便。

    “烧烤吧。”

    默契地对视一眼,喝着奶茶的舒娜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不愧是学长,深知她心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烧烤自然是选择老陈家的店,周安安带着两个学妹到的时候,外面的座位已经快要坐满。

    “周老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每一次见到这位贵人一般的年轻人,陈齐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生意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点菜,毫不犹豫点了三斤老陈龙虾的周安安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老陈龙虾经过改良之后,味道可是不比婺州的那些龙虾老店差。

    “都是托您的福,要不然我这生意都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位年轻老板帮忙出的主意,陈齐那是要记一辈子的恩情。

    虽然附近多了几家夜宵摊子,但是他们家的小龙虾有了秘方之后,众多夜宵客人的第一选择还是他们家的老陈龙虾,连带着外卖生意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加上路口的地理位置优势,他一个月赚的钱,比普通工人一年赚的还多。

    当初25万转让的店铺,真是他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选完了菜,周安安也没多耽搁对方做生意,带着两个妹子到了角落的一个空桌上。

    “学长,您怎么认识这里的老板?”

    对于学长的交游广阔,舒娜心里多了几分崇拜,又觉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“这家店啊,原来是我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当初学长说的开烧烤摊起家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听了学长的话,想起以前说的,舒娜一脸膜拜地开着对方。

    即便她们远在杭城读书,但是回到丽州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,也知道老陈龙虾的名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以为我骗你们的”

    在两个学妹略带小星星的目光中,周安安没有丝毫吹嘘成分地‘简单’介绍了一下自己当年的创业史。

    “学长,你们什么时候开学啊?”

    吃着小龙虾,听完学长奋斗史的舒娜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月初,怎么,还想蹭我车?”

    熟悉了之后,周安安也很自然地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我们这不是怕你一路上无聊嘛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舒娜偷换了一个概念,立马变得理直气壮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学校不在杭城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31号的下午,我带你们回杭城。”

    看舒妹子无语的样子,周安安笑了笑,定了一个日期。

    那天他正好要去杭城办事,也就顺带一下两个好看的学妹了。

    “学长可不能放我们鸽子哦。”

    目的达到的舒娜,伸出一根尾指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和对方拉了拉勾,感觉到舒妹子手指细长的周安安心情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吃完夜宵,结了打五折的帐,周安安送两个妹子回家后,开车回了金水湾。

    停好车,周安安走到小区门口,那位熟悉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在那里等候。

    如今出租车去个乡下一趟也就十五,周安安预约可是直接给了五十,几乎是随叫随到的VIP待遇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爷爷说不太舒服,明天你有没有空,一起陪爷爷去医院看下。”

    见儿子回家,一直守候在客厅的王景玉递过去一块西瓜,顺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于公公时不时地说身体不舒服,去医院又检查不出个什么,王景玉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即便公公有个头疼不舒服的小毛病,每次都找她这个大儿媳陪同去看,王景玉也耐心地陪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是作为一个儿媳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行啊,要不明天我一个人陪爷爷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前世爷爷生前两年仿若预感般地‘怕死’,周安安便主动开口揽下了这个活。

    “行,挂号去内科门诊看看就好,你爷爷应该没什么大事。就是人老了,难免小毛病多。”

    看儿子如此孝顺,觉得没什么问题的王景玉笑着嘱咐两句。

    “晓得晓得。”

    不是二十来岁不知世事的愣头青,周安安懂事地连连应是,吃完西瓜就去外面的走廊洗漱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脱掉衣服关上灯,躺在床上的周安安听着空调的风,思绪仿佛到了前世的同一时间段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暑假,周安安每日宅在家看电视、有空去市区上个网,即便看到爷爷来找老妈陪着去医院看病,都没有空去陪过一次。

    当年的自己,还真是年少无知啊。

    每每回想起来,都是满满的后悔和遗憾。

    带着一点点难以释怀的心绪,周安安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“小安,等下我送你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晨跑完回家,准备吃早餐的周安安听了老爸的话,立马劝说了一句:“爸,真不用送了,我和阿耶坐客车就好。你这个车,阿耶还没坐到就晕车了,病都没得看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说得对,你就不要送了。再说儿子这么大了,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收拾着碗筷的王景玉,赞同了儿子的话。

    “行,那有什么事情,记得打电话回家。”

    见老婆儿子都这么说,周友良也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他老爹的晕车毛病,真是让人没脾气。

    “安安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等候公交车的时候,周福根笑着跟孝顺的大孙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耶,看你这话说的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看到蓝色客车的身影,周安安拿好病历,扶着爷爷上了停好的客车。

    爷爷的晕车症还是有点奇怪的,坐不得汽油车,一坐就吐。

    反倒是公交车,坐靠窗靠前位置,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市区终点站下车,周安安扶着爷爷上了6路公交车,直达市一医院。

    新建成投入使用不到一年的市一医院,依旧是丽州境内生意最好的医院,周安安扶着爷爷走进候诊大厅的时候,五个挂号收费窗口已经是长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如今还没有自助机,周安安扶着爷爷找了个位置坐下,再前去排队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挂完号的周安安扶着爷爷走向了不远处的体检大楼。

    “安安,这是去内科门诊的路吗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来过医院几次的周福根,对于这陌生的路径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怎么识字,但是记性可没那么差。

    “阿耶,我刚刚问了我同学的妈妈,她是这里的专家,说是您这样的情况,需要全面检查一下。一次检查完了,您也好放心,一次一次来反倒更费钱。放心,我找了关系,有折扣。”

   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周安安使劲忽悠着爷爷。

    他给爷爷选的,可是最全面的体检套餐,大概也就是2000左右。

    若是他猜测的不错,爷爷前世摔倒还是因为高血压引起的,要不然也不会一觉醒来就会脑溢血摔倒。

    不过,凡事都要做得全面。

    就像他让周潇客给年纪大的大姑丈和大姑妈每年一次体检,就是为了预防万一。

    如今爷爷年纪大了,更好好好检查一番,及时发现问题,及时治疗。

    有个预防,爷爷也不会突然发病,即便发病,也不会那么迅猛。

    嗯,有空需要让全家都来做个全身体检。

    钱,不是问题,就怕老爸老妈他们觉得没必要,舍不得花这个钱。

    以什么名目呢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有折扣好。早知道这样,我就让你妈早点和你同学妈妈说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大孙子的话,周福根不疑有他,反倒是有些可惜之前看病花的钱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先不管以后的事,周安安准备先带爷爷去体检大楼检查了个遍。

    市一医院的体检大楼,日常还是很空的,除非是有某个单位的集体体检。

    都不用排队,周安安很顺利地带着爷爷做了一个又一个项目。

    “安安。”

    在等候爷爷做B超的时候,周安安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转头一看,正和童大秘微笑的眼神对上了号。

      <code id='07f9c'></code><style id='d2dc5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d866b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0b5a2'><center id='685c4'><tfoot id='6479c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8a8ea'><dir id='e88d5'><tfoot id='70439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a03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970e1'><strike id='4d2c6'><sup id='41a1d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76e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6e746'><label id='bac05'><select id='6486b'><dt id='c749e'><span id='8524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3a1b'></u>
          <i id='ca077'><strike id='f2c71'><tt id='32bce'><pre id='fedb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702b'></code><style id='d24a1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726f7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40544'><center id='9322a'><tfoot id='0b13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1b83'><dir id='06c72'><tfoot id='e563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0717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28bc8'><strike id='99eb8'><sup id='9095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4b12a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e17e4'><label id='00329'><select id='6e68b'><dt id='c7681'><span id='4e099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d076d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ecf7'><strike id='50c4b'><tt id='b485c'><pre id='97453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50a80'></code><style id='88806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40d9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529fd'><center id='765cf'><tfoot id='68d1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8d96'><dir id='54e50'><tfoot id='7143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1bc8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777f'><strike id='a6626'><sup id='9786e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474b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89ee5'><label id='8aa0f'><select id='9acc7'><dt id='a3007'><span id='c101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b72c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999e0'><strike id='273a3'><tt id='ddce5'><pre id='14f4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